贱兔子

我好lay

妈的,就没有一个人发现我的《狂恋》里面,张艺兴在临收卷的最后五分钟在草稿纸上写下吴世勋的名字的这个情节吗?
是我老了嘛……
就我一个人觉得这好浪漫吗?
(╥_╥)可能我这张旧船票已经登不上新世纪的巨轮了……

评论(17)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