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兔子

请谨慎fo我,因为我的粉都























酷到炸裂

【all兴】恶之花(5)

*预警:全员黑化,三观不正,ooc严重

——从见到你的那一秒开始,“喜欢”这种美好的东西就变做一朵罪恶的花。




雨果说:“真爱的第一个征兆,在男孩身上是胆怯,在女孩身上是大胆。”

朴灿烈之前说了那么多愚蠢的,不攻自破的话,不过是想告诉张艺兴——我很想你。

这份画地为牢的感情注定让朴灿烈日日夜夜战战兢兢,哪怕他每分每秒都在爱张艺兴,也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泄露。

“放开。”张艺兴的语气破天荒地带了些不舍。

朴灿烈稍微动动脑子也知道这份不舍是给谁的,于是他大着胆子猜测道。

“吴世勋也这样抱过你?”

“他是怎么抱你的?怕你跑掉一样,紧紧地把你抱着?”

“还是,只是像这样轻轻抱着你,既怕你疼,又怕被你推开,小心翼翼地抱着你?”

朴灿烈知道自己疯了,他谨慎地揣测着,只为得到张艺兴片刻的,哪怕是虚假的爱意。

他像一只爱上狼的羔羊,献祭般地义无反顾走向对方,走向这份永不见光明的爱情。

朴灿烈的语言像导火索一般引燃了张艺兴。

张艺兴扭过身,吻上朴灿烈的唇,恍如一个溺水的人渴望抓住一根救命的稻草。

“对不起。”当张艺兴发觉到自己的失态时,朴灿烈的唇已经被蹂躏地红肿起来。

“没关系的。不是一开始就说好的吗?我们的关系就是应该这样啊……更何况这次是我诱导你的。”朴灿烈满不在乎地用手背一擦自己的唇。

“真的,张艺兴。我不介意你利用我,你大可更放肆些,我心甘情愿。”

“啪——”张艺兴几乎是毫不犹豫地甩了朴灿烈一个巴掌。

“朴灿烈,你不该这样做。”

朴灿烈忽然开始慌张了,尽管他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可他从未见过这样的张艺兴。

那个人,总是带些懒散的——做事慢悠,语调轻缓。

可是现在的他,语速飞快,声音发抖。

“是因为……吴世勋不可代替吗?”

“不,我气你不尊重自己。”张艺兴怒视着朴灿烈,一字一句地道,“是,我是说过你有吴世勋的影子,可是你扪心自问,在我这里可有一丝自己是代替品的感觉?”

“没有。”

朴灿烈清澈而委屈的眼神仿佛一面镜子般,让张艺兴觉得自己的丑恶无处遁形。

张艺兴仿佛被负罪感,羞耻感和愧疚感齐齐捆了一掌似的,半晌说不出话来。

朴灿烈没有错,错的是自己——非要把有情说做无情,明明怕寂寞又要推开别人。

张艺兴终是被打动了,他卸了劲儿,捂着脸,用微不可闻的声音难过地道:“你是你,他是他,我从来都没把你当他看啊,你又为什么这样做……”

朴灿烈怔住了,他没想到张艺兴会给自己这样的答案,他更没有想到张艺兴会为自己如此生气,如此愤怒。

在长久的沉默中,张艺兴渐渐冷静下来,才回答了朴灿烈之前的问题。

“他可能只是因为开心,随便地抱一下我。”

“他知道我在这世上总归是没其他去处的。所以,从不必小心翼翼……”

朴灿烈张了张嘴,却是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他又何尝不想允诺给张艺兴一个家?

可他明白,自己不是不可以出柜,家中就他一个独子,想必父母也不会做出断绝关系之事。

可退一万步讲,即使父母容张艺兴进家,可张艺兴也免不了遭受白眼。

骄傲如张艺兴,不可能接受得了。

除非……他朴灿烈成为那个站在金字塔塔尖的人,便是最好的封口条。

锦衣玉食的朴少爷自从遇见张艺兴后,便多次品尝了现实是什么滋味。

而今天,他头一次明白了为什么权利可以成为人人梦寐以求的东西。

至于如何从父亲手中夺取这份至高的权利,朴灿烈作为一只刚生出利爪的幼狼,经验和想法终究还是有限的。

可是这世上没有比知道自己喜欢的人,对自己也有感情更强大的催化剂了。

“灿烈,我想冷静一段时间。我们暂时不要见面了。”张艺兴骤然说道,他现在无法直面朴灿烈——尤其是在他亲手撕开两人的保护层之后。

两个人的交往就像两根线,了解得越多,就缠绕得越紧,便总会有一天会离不开对方的。

所以,多余的了解就是累赘。

张艺兴深谙其中的道理,却还是没有逃过那些琐碎的纠缠。

朴灿烈沉默地点点头,他知道自己挽留也没有用。

张艺兴什么也不带地走了,朴灿烈忽然想起,对方来时也是空空如也。

朴灿烈犹如一个老饕般,用贪婪的视线舔舐着张艺兴的背影。

他忆起,两人在一起的第一天。

“你是在什么时候关注到我的?”张艺兴接受朴灿烈的告白后,问道。

“开学典礼前……”朴灿烈有点不好意思,因为毕竟是他偷看到的。

“我看到你把猫粮丢在学校附近有野猫出没的地方,然后就迅速跑掉了。可是后来也许担心猫咪没有看见,偷偷跑回去看……”

碍于张艺兴越来越沉重的表情,朴灿烈没有继续说下去。

可那个偷跑回去被野猫们发现,假装生气,实则对野猫的亲昵无可奈何的男生已深深印在了朴灿烈的脑海。

每当想起,就会感觉到心上仿佛有那些毛茸茸的野猫用柔软的肉垫踩过似的,说不出的窝心。

这个世道的人,总爱给自己冠上或深情或温暖的名。却偏偏有这么个人,非要用冷漠伪装自己的温柔。

怎么能让他不关注?

“这件事,你以后不许提起,更不许和别人说。”张艺兴不由地想起那天架不住野猫的热情而沾了一身的猫毛,开学典礼时一直打喷嚏打个没完的狼狈的自己。

“否则,就分手!”张艺兴恶狠狠地加了一句。

“好好好,我绝对不提了。”朴灿烈忙道,生怕张艺兴反悔。

初见张艺兴时,渴望与他在一起;与他在一起后,渴望他对自己有丝毫的感情……

可惜,人是永远不会知足的。

如今知道张艺兴对自己有感情,那么他朴灿烈就想要张艺兴真真正正地爱上自己!

朴灿烈盯着张艺兴远去的背影变成一个小黑点,喃喃地道:“张艺兴,你不会知道,我有多爱你。”

评论(27)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