贱兔子

请谨慎fo我,因为我的粉都























酷到炸裂

傻子

【03. 人因为有难忘的记忆而变得坚强。】

“你说说这个样子我怎么敢把兴兴放下?!!!”

“对不起,对不起……”

缓过劲儿的女人仿佛得了理似的,变本加厉地责备男人。而印象中只会道歉的男人更是陷入了无尽的对不起,好似一个坏掉的复读机,只会重复这句话。

也许女人当时还并不爱财,只是个青涩的少女,也许男人是男孩时依旧腼腆。

也许他们漫步在乡村的道路上,有着对未来的憧憬。

也许他一时心痒,向她开个玩笑,却在看到她羞怒的目光后连忙道歉。

也许……也许……

两人的声音早已吵醒了张艺兴,他不愿睁眼起身面对他们,却忍不住胡思乱想。

是怪爱情太过脆弱?还是怪现实太过锋利?

张艺兴没来由地心酸起来,不知是为屋外的那对男女,还是为与爱情擦身而过的自己。

鹿晗。

这两个字突然出现,心就像被攥紧似的,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女人像是不知疲惫般没完没了,扰得张艺兴越发心烦,睁开了眼。

出乎意料的是,那孩子竟一直在靠窗的位置守着,关切的目光一直注视着自己。

张艺兴醒来的突然,吴世勋又看得投入,两人对视片刻后,吴世勋才慌忙把目光投向窗外。

这傻孩子,别人即使内心漠不关心但却总也得装模作样地假装出一副关心的样子,他倒好,偷偷摸摸地对你好。

“别难受,不怪你,是哥太脆弱了。”聪明如张艺兴自然知道他在想什么。

吴世勋身子一僵,却仍然直留给张艺兴美好流畅的侧颜线条。

可是,刚才那紧绷的唇部线条变得舒缓起来,便暴露了他的内心。

“一起出去吧?”

吴世勋依旧没有回答,默默地跟上张艺兴。

女人看到张艺兴出来了,变脸似的扑过来,哀嚎道:“兴兴,你没事吧?!这苦命的孩子……”说着,声音竟然还染上些哭腔。

若真的疼爱,又怎舍得把我送到这地方?张艺兴心里冷笑一声,面上冷淡的回答道:“没事了。”

看张艺兴脸色不好,女人也自知理亏,闭了嘴,总算得来了片刻的安宁。

“艺兴刚起来,这山路不好走,回去也有一截,我背你吧!”男人提议道,大概是想要弥补错误。

“叔叔,这可不行!再怎么说,我也算个半大小子,不至于!”张艺兴连忙拒绝道,男人一天不知要干多少活,自己又怎么能一上来就给人家添麻烦?

“又什么不行的,你刚晕倒,才起来。”女人趁机赶紧抓住这个讨好张艺兴的机会,在一旁念叨。

“不用,真不用!”张艺兴着急地说道,而朴实的男人已经走到了自己的身边。

这时,一言不发的吴世勋走到张艺兴跟前弯下腰。

“让你弟背你?”男人小心翼翼地建议道。

张艺兴顿感头疼,走上前想要拉起吴世勋:“世勋?听哥的好吗?哥没事,精神着呢。”

吴世勋跟头倔驴似的,一动不动,执拗得很,大有张艺兴不答应就一直保持这个姿势的架势。

张艺兴长叹一声,不再浪费口舌,双手刚环住吴世勋的脖子,吴世勋立刻用胳膊捆住他的大腿,起身就走。

“其实哥真不用。”有点不甘心的张艺兴在吴世勋的背上继续劝道。

温热的呼吸喷在吴世勋的耳边,痒痒的,他并不排斥,把张艺兴往上提了提,稍一用劲,张艺兴的大腿更紧地贴上他的腰侧。

女人又闹了起来,说什么兴兴不知要受多少罪。

吴世勋加快了步伐,把两人甩在身后。

一走进村子,有几个坐在村口的小娃娃见了吴世勋,拿起小石子就往过砸。

“傻子!”“嘿,傻子你是不是不疼?”
“你是不是也傻了,还和他说话?”

这么小的小孩就敢这般欺人?!一股怒火涌上张艺兴心头,喝道:“你们再说一个试试?!”

小孩欺负吴世勋欺负惯了,被张艺兴吓得有些害怕,带头的小孩为了面子鼓起勇气说道:“我说他傻子!”

张艺兴气得挣脱了吴世勋,下了地要去打那孩子。

孩子们一看事情不妙赶紧就遛。

张艺兴正准备撒开腿去追,却被吴世勋拉住了。

吴世勋轻轻摇了摇头:“别计较。”

张艺兴怔住了,这人并不是不知道,而是知道他们小不愿与他们计较罢了。

其实,张艺兴不仅是想要为了吴世勋,更是为了当年那个在厕所听到别人嘲笑自己没父亲的怯懦的小张艺兴。

这么多年的心结,竟就这样被解开了。

张艺兴释然一笑,那回忆虽然不堪,但也未尝不是磨炼自己的动力。

人因为有难忘的记忆而变得坚强。

何苦让它变为日日夜夜的魔咒?至今,也是时候坦然地说句不必比较了。

吴世勋在一旁看着突然笑起来的张艺兴,心里也跟着欢喜。

似乎感受到了吴世勋的目光,张艺兴看向他,不知还骂他善良到愚蠢还是说他大智若愚。

但是,张艺兴相信,只要给吴世勋合适的土壤,他一定会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

评论(6)

热度(51)